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 請 | 注冊
> >
昨日重現

昨日重現

豆瓣8.2分,張寒寺講故事就像拍電影,蒙太奇、多線敘事、超群的想象力一個不落。令人深思卻不使人汗毛倒豎的文字,清冷中的溫暖讓人難以拒絕。

作者:張寒寺 著
出版社: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:2017-09-01
開本: 21cm 頁數: 243頁
讀者評分:4.9分32條評論
本類榜單:小說銷量榜
中 圖 價:¥21.1(5.4折) 定價:¥39.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
加入購物車 收藏
運費6元,滿69元免運費
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,運費14元起
云南、廣西、海南、新疆、青海、西藏六省,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
本類五星書更多>

昨日重現 版權信息

  • ISBN:9787541146909
  • 條形碼:9787541146909 ; 978-7-5411-4690-9
  • 裝幀:簡裝本
  • 版次:1
  • 冊數:暫無
  • 重量:暫無
  • 印刷次數:暫無
  • 所屬分類:>

昨日重現 本書特色

Yesterday
once more,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惡魔。
《昨日重現》以遙遠未來的“記憶時代”為背景,糅合陰謀與兇殺,科技和倫理,講述的卻是人生命中*重要的事物:愛、自我、欲望、信任與承諾。
進入“記憶時代”,人類的記憶可以存儲、復制、切除,甚至售賣:人們只需購買記憶軟體,發出指令導入“回憶”,就可以隨意體驗未曾經歷過的人生。
憶聯科和藏年,是販售記憶的兩大巨頭。憶聯科的創始人黃言邦行將就木,他是重塑“記憶時代”的偉大人物,也是李聲訊的復仇對象。為了找到殺死摯愛未婚妻的幕后真兇,李聲訊鋌而走險,不料深入謎局——陰謀的背后,是朋友的背叛,是權力高層與壟斷巨頭的勾結,是黃言邦的驚人野心。三十年前的殘酷實驗重新啟動,而李聲訊發現,自己竟是這起陰謀*終的目標……
在一個記憶成為商品、成為兇器的時代,唯有深情者依舊堅信,“*重要的東西是忘不掉的。”一部猜不到結局的燒腦小說,一則暗黑徹骨的未來寓言,喚起的是對時代和科技的冷靜思考,探索的是人之為人的究極定義。

昨日重現 內容簡介

《昨日重現》是張寒寺的第三部作品, 也是他的首部長篇小說。故事背景設置在遙遠未來的“記憶時代”, 人類的記憶可以存儲、復制甚至售賣, 電影和文學已經無人問津。壟斷記憶市場的兩大巨頭公司聯手策劃了一起長達五年的陰謀, 背后的初衷, 竟是為了重啟數十年前因倫理問題而被迫中斷的殘酷實驗。故事的主人公為調查自己深愛女友的死因, 步步深入這一棋局之中, *終發現他才是那起陰謀*終的目標人選……

昨日重現 目錄

一 刺客
殺死這些人,讓他們從孩子的記憶里消失——郁慕龍相信自己是一個幫人去除苦痛的孤膽英雄,即便無人知曉,無人原諒,也在所不惜。
二 失憶
“我跟你說,這世上就沒有不能忘記的事,沒有不能忘記的人。”
“記憶力*重要的事是無論如何也消除不了的。”
三 竊案
既然科學家可以保存愛因斯坦的大腦,我們為什么不可以更進一步呢?
四 舊人
凡是作過惡的人,為了活得心安,要么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,要么凍結作惡的記憶,永遠不去回想。你屬于哪一種?
五 西久
有些事情放在記憶里,永遠不忘就很好。如果一定要追求真相,說不定會引出惡魔。
六 藏年
你我記憶里的歡笑和痛苦并沒有什么不同。
七 實驗
我比你優秀其實是一種天賦,是天生的。你們能接受長相是天生的,為什么就不能相信智力也是呢?
八 陷阱
平凡的人都會以為,別人的生活總是比自己幸福,他們幻想著變成別人,又不想付出任何代價。
九 毀滅
每一個人都是背叛者。
十 母親
也許這個世界上每個母親都擁有應對孩子哭泣時的獨特笑容。就像動物的印刻效應一般,那笑容會永遠留在孩子們的心里,作為他們這一生的起點。
十一 朋友
我不是一個稱職的朋友,朋友不應該讓他獨自走到終點。但是,我會在終點等他,一定會的。
十二 心酒
他認出了這個面容逐漸清晰的女人,女人的眼淚滴在了他的傷口上。記憶如潮水般涌來,力量也像退潮一樣散去。
終章 再會
也許是因為太過想念。又或者,經歷了死亡和失去之后,他想保護她一次,哪怕只是在虛妄的記憶里,哪怕*終只是徒勞。
展開全部

昨日重現 節選

  記憶里,這條路似乎沒有這么長。雖然因為下雪的緣故,申東年不敢開得太快,但花在路上的時間也太久了點兒。也許是因為他太過謹慎,就像被其他人所批評的那樣,失去導師的同時也失去了主見。   轉過路口,他終于看到了那棟熟悉的建筑,紅色外墻在雪地里格外顯眼。估計沒多少人能理解這種裝修風格,把家裝飾得像一個熱鬧的夜總會一般,徹夜燈火——也許是為了撫慰主人那顆難以跳動的心。不知道換了屋主之后,會不會重新粉刷一遍,讓它融入現在這個崇尚平淡的時代。   不,申東年意識到自己不應該這么想。時代仍然需要一個統治者,并且,他由衷地希望還是由房子里的主人來擔當。   開門的是保姆,見到申東年只是勉強擠出一個笑容,朝樓上指了指。   申東年默然地點點頭。來之前的電話已經說明了一切,情況不容樂觀,留給所有人的時間已經不多。他們這五年的籌備、計劃、等待、期盼,甚至絕望,似乎即將化為泡影——只因一個人的死去,而隨著他離去的,還有這個偉大的時代。他們想要阻止它,以一種也許無法被人原諒的方式。只因為這個時代太過迷人、太值得珍惜,就像蒸汽時代、電氣時代、信息時代一樣,每一個身處其中的人,都希望它能延續下去。   記憶時代,可以分享記憶的時代,申東年心底一陣刺痛。那個開創時代的偉大人物,如今只能躺在床上,連動一動手指都做不到,每一次呼吸都可能咽下*后一口氣。   他把大衣交給保姆,還沒來得及像往常一樣從冰箱里取一聽蘇打水,就徑直走到了三樓西邊的臥室,甚至忘了敲門。   伏在床邊的醫生沒聽到有人進來,直到申東年高大的影子引起他的注意:“申先生。”   申東年望著躺在床上的老人:“他怎么樣?”   醫生讓開一個位置:“意識很衰弱,說不出話。”   申東年彎腰靠近老人——過去的一年,他每個星期都會以這樣的姿勢聆聽老人的叮囑,把他的那些偉大智慧變為現實,某種程度上的現實。   “黃總,我在了。”   黃言邦。申東年偶爾也會想起這個名字,但從來不敢叫出口。這個曾經他事業上*強大的敵人,記憶商業的王牌——憶能聯合科技的創始人和控制者,如今成了他信仰里唯一的真神。   黃言邦的嘴唇動了動,睜開右眼,臉上的肌肉緊繃——他看上去比50歲要老太多,他想說什么嗎?還是說,這只是他的神經反應。   “我明白,我都記得。”申東年還記得黃言邦失去意識前對他說的*后一句話:   “時間不多,不多了,你必須……找到他。”   沒有準備萬全,計劃絕不可以開始,這是五年前,四個人一起商議的時候定下的規則。自那之后,四個人再也沒有聚齊過,但他們都明白這條規則的重要性,分秒的偏差都足以導致所有心血付諸東流。可是,彼時的謹小慎微并沒有感動上蒼,*關鍵的那個人始終沒有出現,他總是活躍在各種傳說里,就像一切從來沒有存在過的傳奇角色一樣,讓人對他存在的真實性起疑。可事到如今,已經沒有回旋和等待的余地了,風燭殘年的賭徒唯有拋出口袋里的所有籌碼,即便有可能為此輸掉一切。“放心,我會找到他。”   申東年理順黃言邦花白的頭發,看著他的胸口不規則地一起一伏,起身離開之前,他又靠近黃言邦耳邊:“一定會找到他的。”   郁慕龍是這家記憶專賣店的常客,因為此地的到貨速度*快,他擁有的記憶軟體都是從這兒買的。雇員的長相、柜臺的陳設、燈光的明暗,任何一個細節發生一丁點兒與他記憶不符的變化,都逃不過他的眼睛。雖然網絡下載已經非常發達,并且足夠方便,但還是有很多人迷戀在實體店閑逛的感覺,即便只是聞一聞記憶軟體本身散發出的氣味,都能讓人生出一種迷幻的感覺。   與往常一樣,郁慕龍沒有在“本周流行”的區域多作停留——那是年輕人喜歡的地方,堆在那里的無非是一些打了色情擦邊球的所謂“心跳回憶”,就連名字都起得毫無創意,個個雷同,諸如“陪你度過*后一個夜晚”“與4個電影女明星共度的那一夜”“不完美的初夜”——一想到正是這些記憶構成了市場上的銷售主體,郁慕龍就不禁懷疑,大公司所宣揚的“*貼近彼此的時代”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,說不定,這其實是一個“*能感受肉欲的時代”才對。   原來當記憶可以提取,可以復制,可以存儲,可以銷售,甚至徹底擊敗電影、小說,成為**娛樂產業的時候,它還是不能免除色情化的風險。   就像當年的音像制品店一樣,記憶軟體也按類型劃分,或許是電影這個古老行當留給記憶產業的唯一經驗。   情感系列的記憶總是*多的,不管是愛情分支、友情分支,或者親情分支,都能輕易賣出上百萬個拷貝。尤其是愛情,因為其中大部分都包含了不便明說的福利。喜劇的銷量也很靠前,但除了那幾個天才設計師的作品,其余的搞笑回憶都顯得低級而無趣。警方特批的一些真實案件被歸類到了“推理”,實際上經過大幅刪改,已經沒有什么推理可言。唯一的賣點不過是可以切身體會“受害者”的真實處境。當然,如果你愿意花錢找人破解,也能以“兇手”視角進入回憶,感受完全不同的刺激。   親情區又更新了。郁慕龍遠遠地望了一眼,克制住想要靠近的情緒,轉而朝角落的一個架子走去。   架子上寫著“災難”兩個字。和其他類型相比,這里的品類實在少得可憐,畢竟真正稱得上“災難”的事件不會很多。而取得這些恐怖回憶的授權又難上加難,首先要說服當事人和他們的親人,這可能要花一大筆錢。如果是一起空難,至少要航空公司同意;如果是一起火災,消防部門不點頭就不能上架;就算只是單純的天災,也還有所謂的“人倫督導會”虎視眈眈,隨時可能以“違逆人倫”的理由向記憶公司施壓。   架子上的記憶軟體很少,沒有今年的作品。上個月發生在智利的地震仍然沒有被推出,估計是在某個環節遇到了困難。想到自己竟然在期盼著經歷別人的苦難回憶,郁慕龍心底泛起一絲愧疚。但是,就像男人總想掀起女人的裙子一樣,明知那是罪惡,卻也難以抵抗誘惑。   “《前導官失事》沒有了嗎?”   導購認出了郁慕龍,禮貌性地笑笑:“被召回了。”   《前導官失事》是由航天中心聯合教育部門推出的“科普類回憶”。記憶來源于深空探測飛船“前導官號”的宇航員,他在太空進行了為期一年的探測,*終不知為何死在了飛船里。盡管如此,他在太空里的經歷,不管對于科研還是教育都有不小的作用。基于這樣的考慮,在屏蔽某些涉及機密的部分之后,這段回憶在去年上架,并很快占領銷售榜榜首——這是預料之內的事情,畢竟,對受困于地球表面的凡夫俗子來說,星空永遠都是他們向往卻又無法抵達的地方。   “官方出品的記憶也會被召回嗎?”郁慕龍很喜歡那部作品,盡管很少回味——對于死人的回憶,他心里總是會生出強烈的排斥。   “那個宇航員的母親提出了抗議。她說那是她的兒子,她不想兒子在別人的腦子里一次又一次地死掉。”   “嗯,是這個道理。”郁慕龍取下一張記憶軟體,封面是黑色的,從紋理來看似乎是設計成了泥漿的質感,中偏右的位置有一只手,像一面投降的白旗。“這是新到的?”   “對,早上剛到的,我才擺上架,實體店專供。你知道去年年底的相思嶺泥石流嗎?這就是。”導購了解郁慕龍的喜好,所以并沒有多作解釋。   軟體的封底寫著一行很傻的宣傳語:災難重現,孤兒視角,靈魂湮沒,生命沉底。出品公司是憶能聯合科技。這有點兒奇怪。眾所周知,和它的競爭對手藏年科技不同,憶聯科的記憶產品幾乎都是靠人工虛構出來的,而不是收購真實記憶。   “憶聯科也會出這種真實記憶嗎?”郁慕龍拿出手機準備付款——手又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,他無視導購詫異的目光,將手藏進口袋。“幸存者是誰?”   “好像是個小孩兒,只有8歲。也真是難得,小孩兒的記憶可不好處理。”   “小孩子啊……”郁慕龍眼角的余光瞥到不遠處站著一個小女孩,穿著暗紅色的連衣裙,面無表情。她又出現了。他轉過臉,只是幻覺,是幻覺,他提醒自己。   導購滿臉堆笑:“嗯,這小孩兒很可憐的,家人都死光了。對了,還有新到的讀憶器,黃言邦紀念款,體積特別小,要看看嗎?”   為什么要紀念黃言邦,他死了嗎?郁慕龍知道這個人的分量,要是真死了,別說出個紀念款,把他印上鈔票都有可能。郁慕龍戴上帽子:“不用。”   “好的,一共是129塊。”   郁慕龍住的地方不大,大開間,臥室客廳混在一起,中間用一個書架隔開,書架上擺的都是記憶軟體的包裝盒。他躺倒在沙發里,手已經不抖了。*近這是怎么了,四肢輪流出現問題,就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樣。   他撕開新買軟體的包裝——這一行也染上了過去電腦軟件行業的壞習慣,軟體本身雖然只比一枚硬幣大一點,卻非要被包裹在一個A4紙大小的盒子里。   軟體之所以被稱作“軟體”,是因為它的材質。當它被放在掌心的時候甚至會輕輕晃動,如果**次見,說不定會有人把它當果凍吃進肚子里去,直到發現完全咬不動才察覺到異樣。軟體的顏色一般是暗綠色,放到光底下會顯得微微透明。軟體內部還有數不清的小光點,就像深邃的星空一樣。存儲在這個小宇宙里的就是長短不一,長則數小時、短則幾分鐘的記憶。   郁慕龍從包里取出讀憶器,接上電源。這臺讀憶器是三年前的舊款,銀色,邊緣有磨損的痕跡,體積跟一本書差不多大。短暫的自檢之后,機器發出一聲提示音,郁慕龍把軟體放進讀取艙,然后把機器內延伸出的接駁吸盤附著在自己的兩處太陽穴上。   “月亮。雨。船。血。荊軻。”   這是自行設定的語音密碼。密碼有兩重作用,**重作用是,如果密碼不匹配,不管用什么方法都無法將讀憶器與大腦連通;第二重作用是,伴隨著語音,大腦會釋放“自愿脈沖信號”,只有檢測到這種信號,機器確認用戶處于自愿接受記憶注入的狀態,才會正常運轉。   兩重作用的目的是同一個:防止強制灌輸記憶。雖然那樣的事情從未在公開報道里出現,但人們總是擔心會有那么一天。   郁慕龍的密碼是一組互不相干的詞語,機器快速進行了比對,隨著指示燈亮起,軟體內的記憶開始被導入他的大腦。   用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來講,記憶的導入過程很像做夢。使用者會暫時忘記自己所處的現實狀態,完全沉浸到記憶當中,身臨其境;但體驗的過程又像是看電影,因為使用者無法擁有真正意義上的自由行動。他行動的所有選擇都來自原始記憶里宿主的原始行動,但這種行動的唯一性,使用者自己是察覺不到的,所以使用者仍然會覺得是自己做出了這一選擇。   舉例來說,當他經歷一段足球賽的記憶時,他會在比賽的*后一分鐘打入制勝一球。他停球、抬腿、射門,整個過程都來自這段記憶的宿主——也就是那個真正踢球的前鋒,但由于使用者此時就是這個前鋒,所以他仍然有接近現實的參與感。   當然,這個世界上總有例外,郁慕龍就是其中之一。他可以在別人的記憶中自由行動。并且,當他意識到自己有這種能力時,他也發現,不論經歷了怎樣的設計和包裝,不管物理距離的遠近,記憶的片段永遠會與宿主的記憶中樞相連。就好像DNA片段會自帶完整的生命信息一樣。   換言之,當郁慕龍將一段記憶導入自己腦中之后,他就可以通過這個片段進入宿主的完整記憶之中,而宿主本人卻毫無知覺。   這是一種超能,沒有人可以阻止。只不過,它并沒有如常人所想的那樣,給郁慕龍帶來真正的快樂。   此時,他站在相思嶺的樹底下,看著村民下棋,天空陰云密布,一場傾盆大雨正在積蓄著力量,住在這里的人們尚不知道,這場大雨即將帶來毀滅性的泥石流,整個村子都將永遠沉入泥沼之中。   郁慕龍看著身旁的小孩——那個幸存者,8歲的面孔和身形,稚嫩、纖細、沒有力氣,和他當年一樣,并未察覺災難即將降臨,而在那之后,被痛苦包圍的小孩子還要在孤兒院中受盡欺侮,孤立無援。   這段記憶并不長,半個小時之后,它會以所有人的死亡作為結局。定格在這個小孩腦海里的,是他的全部親人被淹沒在泥漿里,他熟悉的家園只剩下殘垣斷壁,不,恐怕連殘垣斷壁都不會有。   然后,一切復原,從生到死,在小孩子的記憶里無休無止地一次次重復。   那樣的經歷太可怕,太痛苦。在宿主的記憶里,郁慕龍只感受到無窮無盡的恐懼和孤獨。這不是一個小孩子可以承受的東西,已經沒有童年了,為什么還要用這樣的東西把記憶填滿?他應該遺忘,永遠地遺忘,毫無負擔地開始新的生活。   還好,還沒人體驗到這段記憶,指向不會出錯,郁慕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進入那個小孩子的完整記憶里了。   他抬起手,撥動手表的表冠。指針飛速倒轉,眼前的景象也跟著逆行:鳥兒飛回自己的蛋殼,落葉轉綠又掛回枝頭,行人匆匆退回自己出發的起點——郁慕龍也來到了孩子與家人記憶的開端。   空氣里有節日的氣氛。郁慕龍無法確定這是新年、生日,抑或是別的值得慶祝的一天。他只知道,在孩子記憶這條短暫的時間溪流中,這是記事開始的日子。在這一天,他記住了爺爺、奶奶、爸爸、媽媽、伯父、伯母,所有在那場災難里死去的人,都曾在此團聚。   殺死這些人,讓他們從孩子的記憶里消失,讓這場災難消失——這就是郁慕龍買回這張記憶軟體的目的。他相信自己是一個幫人去除苦痛的孤膽英雄,即便無人知曉,無人原諒,也在所不惜。   他握緊手里的匕首,推開了老屋的房門。   ……

昨日重現 作者簡介

張寒寺:
「ONE·一個」人氣作者,編劇。
1988年生,不愛吃辣的重慶人,偏愛豆腐和雞蛋。
已出版作品集《貓飯奇妙物語》《不正常人類癥候群》。

新浪微博:@張寒寺

商品評論(32條)
書友推薦
本類暢銷
編輯推薦
返回頂部
中國圖書網
在線客服
大乐透微信合买怎样操作. 河北新十一选五 生肖牛的最旺数字是什么 优乐江西抚州麻将下载 澳洲幸运10澳大利亚 彩客北单比分直播 国内股票指数 天才麻将少女之 北京快乐8提前150秒开奖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 中哈尔滨麻将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江苏省体彩七位数走势图 大眼福州麻将 安卓 拜仁欧冠成绩 长春麻将小鸡飞蛋吉祥棋牌 山西快乐十分查询